兼职无常后我红了【完结+番外】

《兼职无常后我红了》作者:拉棉花糖的兔子

文案:

*活人到Yin间当差,称之为“走无常”

兰菏混迹娱乐圈,却因为没背景,一直徘徊在三十八线。

起初知道自己要兼职走无常,吃Yin间饭,他是拒绝的,直到发现……怎么在Yin间打工还有助阳间走红的?

兰菏:是我,Yin间最黑的流氓,阳间最红的流量。

架空,金手指苏爽文

内容标签:灵异神怪娱乐圈爽文玄学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兰菏

一句话简介:Yin间打工,阳间走红

作品简评:

娱乐圈小透明兰菏被强征做无常,原本满心不愿意的他却发现,因在Yin间打工,于阳间也获得了种种机缘。与此同时,城市怪事频出,兰菏虽意图隐瞒真实身份,随时准备辞职,强烈的责任感却让他无法再逃避,最终成为Yin间最黑的“流氓”,阳间最红的流量!本文人物形象鲜明有趣,充满作者独特的幽默诙谐风格。文章节奏轻快,神、鬼、妖、怪等随着主角的历程展现着各自的特点,各类萌物助力主角走红之路,是作者又一轻小说力作。

第1章鬼的味道

电视剧《珍宝》拍摄工作接近尾声,大部分角色已经杀青,余下的人要奔雁塘村拍剩下的戏。这村子遗存了数百座古民居,包括一些明清时期的祠堂、戏台等建筑,保存都相当完整。

当地市政府一直想开发这儿,倒也确实引来了剧组进行拍摄。

车停在村口的停车场,剧组的人鱼贯而出。

兰菏提着自己的行李下车,山里比山下要凉爽许多,他穿着暗蓝色的卫衣和深色工装裤,因为角色需要,刘海长得都快遮住眼睛了。

在这部男Xing角色不多的戏里,他勉强算是男五号。不过作为一个十八线小透明,公司和剧组都没有给他配助理,凡事当然亲历亲为。

兰菏并不介意,剧组租赁了民居作为住处,接下来的路程要靠走了,他和组里的摄影程海东边走边闲聊。俩人在这组里认识的,虽然工种不同,但都是老乡,还兴趣相投,俩仨月下来,倒是成了朋友。

路旁都是清式建筑,剧组派人来勘过景了,但接待的村干部还是业务娴熟地给大家介绍:“这里雕了两只狮子啊,一大一小,就是太狮少狮,谐音太师少师,我们这里是出过当官滴……”

兰菏顺着看,难怪会选择这儿取景,保存都相当完好,有过修缮,也都是找老匠人用传统手法进行,保留了原汁原味。

村干部继续吹嘘那当官的祖先曾经请来鬼谷子后人看风水,设计祖屋,大家一笑而过,这就跟随便哪地儿的小吃都要和古代皇帝、名人扯个关系一样,听过就算了。

剧组即使解散了许多人,剩下的也为数不少。前头有鞭炮声和吵嚷声,行走的队伍便慢了下来。

“哈啾!”兰菏揉揉鼻子,听到自前方口耳相传过来的说法:“村里有人过世,在办丧礼……”

出于对死者的尊重,大家经过时都低头,有的还鞠了鞠躬,行进速度自然慢了下来。

视线被人群遮挡,待兰菏走到前头时,见一方是空地,设了灵堂,内有棺木,摆了张八仙桌,桌上是逝者的照片,还有通了电的长明灯,两旁有纸扎的童男童女。桌前是铁盆,有人在不停地烧纸,烟火缭绕。

另一边的主干道路口,几个青壮年则试图将高大的纸扎幡儿立起来。

这里没有可以攀依的物体,他们用木棍试图支撑,幡儿有四节,得把幡身组装起来竖好。可不知为何,捣鼓半天怎么也立不起来。

村民肆无忌惮地议论:

“幡儿都亮不了?孝子白花钱啦?”

“谁知道幡儿为什么立不起来呢……”

随着这样的言论,本家孝子脸色也就越发难看起来。

程海东合掌虚拜了一下,小声嘀咕:“那是什么,怎么折腾半天就立不起来?”

他就没怎么经历过传统丧葬习俗,而雁塘村还保留着十分古老的丧葬礼仪。

兰菏说:“是金银幡,丧葬纸扎里难得的大件,一件怎么也要上千块,通常得立在显眼的路口。”

摄影老大也在旁边,闻言颇意外地看兰菏一眼,“你年纪不大,还知道这个?上回你和东子抽签,还是拿手机抽的电子签,甚至不愿意付一块钱解签的啊。”

兰菏:“……也没必要完整复述一遍吧。”

程海东也嘟哝起来,一块钱就能被骗的吗。

兰菏又看了眼那些纸扎,颇为怀念地道:“我爷爷以前也扎这些的,这种大件,不是每家都舍得添置,一年也扎不了几回。”

原来如此,摄影老大了然点头,“嗯,老辈习俗,这幡儿是为死者积德招福,立不起来,就会惹闲话……嗨,和咱们也无关,谁知道怎么回事,走吧走吧。”

……

租赁的住处虽然是古式民居,但常年有人生活,除了因为采光不好Yin一点儿,条件倒也过得去。兰菏收拾完行礼,就看程海东进了自己屋,他俩住隔壁。

延伸阅读:

上一篇:迪奥先生【完结+番外】

下一篇:白日梦我【完结+番外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