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医生他又冷又撩

顾医生他又冷又撩

作者:晚遥

文案:

【高甜/年龄差6岁/禁欲温柔医生x软撩小妖精】

托闺蜜的福,江听雾在医学部遇见顾清辞。

男人一副妖孽皮相,但眉眼清冷疏离,是附一院的寡欲圣僧,也是东大公认的人间仙子。

更是半年前她一见钟情的人。

久别重逢,江听雾发誓这次必须拿下他。

为了制造偶遇,她屡次装病去附一院,可男人屡次都面不改色:“神外只看脑子。”

江听雾怒了:“顾医生,我脑子的确有病。”

他抬眸:“什么病?”

“思你成病,相思病。”

“……”

第1章 撩你01

◎哥哥的手不是手(开文大吉)◎

八月底,窗外日头正烈,偶尔有风掠过楼下繁茂的香樟树,不间断清扫着夏末仍存的燥热。

因为窗帘和遮光床帘的双重隔绝,室内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临近中午,睡得天昏地暗的江听雾,意识终于被n次的震动拉回了现实。

她迷迷糊糊伸手,胡乱在置物架摸索了一会儿,总算摸到了正在第十四次震动的手机。

刚接通,一个礼貌性的“喂”字还没出口,耳膜差点被对方十万火急的嗓音掀翻:“呜呜呜宝你可算接电话了,我都在想这一通要是还没人,只能去求助警察叔叔了……”

一段噼里啪啦的文字,成功驱除江听雾大半的困顿。

“……”她吸了吸鼻子,轻柔的嗓音染着没睡醒的绵软:“怎么了岁岁?”

明天才上课,这女人不是趁暑假尾巴跟对象你侬我侬吗,怎么有时间电话轰炸她?

“当然是人家想你,”顾岁欢说的煞有其事:“你都不主动找我,说,是不是在外面养了狗?”

江听雾:“……”

听着这不着调的说辞,唇角不由一抽:“但凡你扪心自问,就知道外面养狗的人是谁好吗?”

“……被毫不留情戳穿,顾岁欢讪讪一笑:“我错了嘛。”

“说吧,”努力吊着精神劲不让自己睡过去,清了清嗓子问:“有事起奏,无事挂了。”

“有事有事,”盯着班级群的临时通知,只能把生死攸关的任务托付出去:“你还记得昨天和你提起的事吗?我下午的病理学,真的要你救命!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觉睡得差点忘了这回事。

她连忙看了眼时间,一下子揪紧的心脏终于缓和下来。

还好,距离正式上课还有一个多小时。

“我晓得呢,”心虚上头,她连忙掀开被子坐起:“下午一点,意恒楼108教室对吧?”

“是哒!”顾岁欢嘿嘿一声,语气满含讨好:“感谢听宝大义救我于水火之中,等明天我回学校,一定给你颁发东大最佳闺蜜奖!”

江听雾被她这话给逗笑了,一边拉开帘幔下床,一边慢悠悠问:“那意思是这点名我不去,我就不是你的最佳闺蜜了?”

“瞎说,”顾岁欢义正言辞连表衷心:“就算这门课挂了,你也是我最好最好的闺蜜。”

“没有之一!”

幸好有窗缝钻进来的微光,她艰难踢着拖鞋到阳台拉开窗帘。

避开刺眼得阳光,打开手机免提放在窗台,她慢悠悠问:“虽然但是,你要是再挂科,真不怕被令叔剥夺往后所有可自由支配的快乐时光吗?”

和她正通话的这位顾家小小姐,上溯顾家人均高到变态的IQ,下承自家那位医学天才小叔,两者结合本该拥有一条光辉灿烂的学医道路。

可惜事与愿违。

仅在临床医学系呆这一年,十二门主课就挂了两门。

此桩悲催事,原本顾岁欢只需咬牙啃书被补考摧残,可惜没瞒过自家人脉广泛的亲爹。

于是被黑了脸的亲爹勒令,如果再挂科,不止会被停掉手头所有资产,还会喜获亲叔一对一的教学服务。

提及那位古板到变态的小叔,顾岁欢立刻求饶:“所以全世界最好的听宝,一定不会见死不救吧?”

延伸阅读:

    无相关信息

上一篇:趁早对我好点

下一篇:赠我欢愉[娱乐圈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