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地精三岁半

文案

说到老崔家,牛屎沟的社员们无不摇头,惨。

四个儿子死的死,残的残,就连老头子也丢了铁饭碗,眼瞅着家里就要揭不开锅。

哪知崔家幺妹忽然眼神贼好——

自留地浇水,挖到翡翠兰。

山里挖野菜,刨到野山参。

河边洗衣服,淘到海椰子。

……

就连“爸爸”,也是她自个儿捡回来的。

但靠吃土发家致富的幺妹摊手:不是我眼神贼好,我其实是一只有三百年修为·渡劫失败的小地精。只要吃土补充灵力,小地精就能听懂小caocao们说的话。

这不,茅坑旁的狗尾巴cao说:“你家屋后有株翡翠兰,快死了。”

田埂上的牛筋cao吐槽:“河里有个傻大个,说它叫海椰子。”

掺杂在秧苗里的不育稻很暴躁:“都说了老子是丁克,莫挨老子……得得得小祖宗,我说还不行嘛,对面山沟有两棵老不死的人参。”

内容标签:种田文重生甜文年代文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崔绿真

一句话简介:我靠吃土发家致富

作品简评

小地精只要吃土,就能听见小caocao们说话,于是,七十年代一枚名叫“崔绿真”的三岁萌娃,通过吃土认识了稀有的极品翡翠兰、救命的老山参、漂洋过海的远古物种海椰子……并带领全家发家致富奔小康,顺便帮妈妈找到真爱,助力七个姐妹改变前世悲惨命运,宣扬劳动获得幸福与成就的故事。本文行文顺畅,故事情节循序渐进,通过幽默而充满童趣的语言,构建了一个虚拟的石兰省阳城市,为我们缓缓展开一幅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的城乡画卷。

第001章

1970年,春。

初春的风还带着凉意,直往领子里钻。崔老太出东屋,缩了缩脖子,闻见院里的cao药味,眉头紧皱,“怎么,烧还没退?”

“嗯。”

回话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,乌黑的头发辫成麻花辫垂在胸前,把那胸脯衬得胀鼓鼓的。往上是水灵灵的杏眼,粉面桃腮,往下……即使是蓝灰的破棉袄子也掩不住那纤腰翘臀。

牛屎沟一枝花名不虚传,可惜……唉。

黄柔没空捉摸婆婆的心思,蹙着眉头道:“天亮怕是还得去卫生所看看,牛太医的药都吃三天了还没退烧。”

崔老太往手心吐口唾沫,抹在半白的头发上,徒手拢出个疙瘩揪,将藏青色的头巾叠成三角形,在脑后打个结,将疙瘩揪包得严严实实。

“去吧,老大家的问起来,就说你去割牛cao。”

生病的是崔家最小的孙女,大名崔绿真,文邹邹的,家里人都爱叫她“幺妹儿”,腊月才将过三周生日。龙抬头那天受凉病到现在,崔老太实在揪心。

她一辈子生了四个儿子,即使最难那几年也平安拉扯大,一个没折损,走出去腰杆子比谁都硬。关键老头子还当过兵,参加抗美援朝还戴过大红花,现在公社邮政所坐班,每个月领着十八块工资,是村里独一份。

老大崔建国,是个软乎人,好说话。

老二崔建党,有头脑,主意多,还识文断字,在生产队当副队长。

老三崔建军,老实巴交,最听她的话。

老四建华……唉,结婚第二天参加抗洪抢险,被水冲走……那可是她最得意的儿子啊!

话说回来,虽然没闺女,但四个儿子个顶个的孝顺,娶的媳妇也各有所长,崔老太满以为从此就要儿孙满堂枝繁叶茂。谁知眼看着左一个孙女右一个孙女跟雨后春笋似的冒出来,扒开双腿一瞅,愣是没个带把儿的。

一溜儿六个,村里人背后都笑死了。

她心里苦闷。

“妈,我奶又跟四婶说悄悄话嘞。”西屋一扇木窗下,支楞着一个大大的脑袋,没几根头发,还黄得春天的韭黄似的。

延伸阅读:

标签:

上一篇:福气包六岁半[九零]

下一篇:修仙不如玩基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