继母撂挑子了

文案:

沈颜沫重生了,重生到刚被扔庄子上时。

重生前,她原是父母双亡不受宠的嫡女,嫁给武昌侯当继室,侯府老夫人怕沈家姑娘生下嫡子,怠慢原配嫡子,处处提防沈颜沫。

侯爷怕沈家姑娘是黑心继母,冷情冷心不说,不与沈姑娘圆房,便上了战场,独留沈姑娘在侯府受人白眼。

一年后侯爷凯旋,喝醉酒拉着沈颜沫圆了房,几个孩子的父亲却像毛头小子。事后嫌弃她,把她扔到庄子上自生自灭,难产而死。

重生后,沈颜沫拿到和离书,自立门户,远离侯门的是是非非。这继母她不当了,专心Fu养自己的孩子,比勾心斗角强多了。

时隔多年,沈颜沫发现与她圆房的另有其人,那人想求娶她。

抱歉,她不伺候。

前夫后悔和离要复合。

滚远点。

小剧场:叶少甫身着新郎袍,站在沈府门前:“告诉你家夫人,我来娶她。让她出来。”

沈府下人打开门,递上一封信:“对不起王爷,我们夫人远游去了,归期不定。”

叶少甫展开信,看了几眼,喷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。

排雷:男主是处,是处,是处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文章架空,请勿考究。

内容标签:生子情有独钟重生励志人生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沈颜沫┃配角:叶少甫顾少逸等┃其它:其他

一句话简介:追妻火葬场

立意:即使生活在逆境中,也不能放弃自我。

第1章

圣德十年。

八月骄阳似火,大熊山青山绿水,山间烟雾缭绕,似人间仙境。山下有座庄子,精致典雅。

晨曦朦胧中,床上的人儿睡得不安宁,眉头紧皱,眼角挂着泪珠,似乎做噩梦了。

梦中沈颜沫听见一阵婴儿的哭声,半睁半醒的眸子却无法睁开,额头浸着汗水。

随后又传来一个婆子的说话声,嗓音温和,说出的话却冰冷刺骨:“贵人说了,这孩子绝不能留,你们看着办。”

悉悉索索间,沈颜沫想睁开眼睛,无论怎么努力,却还是睁不开。

又听一个妇人说:“这孩子是夫人的命根子,她如今落魄至此,只有这孩子了,你们何苦赶尽杀绝呀。不若我把孩子带出去,扔得远远的,是死是活,全看他的造化?”嗓音中带着些许恳求的味道。

谁知先发声的婆子当即翻脸,疾言厉色道:“斩cao要除根,这个道理,老婆子懂。若是现在埋下祸根,将来被贵人发现,我死无全尸,把孩子给我。”抢过孩子举高,狠命摔在地上。

“不要。”沈颜沫听到婴儿落地,婴儿来不及发出哭声,就那样落在地上,后脑一片血迹模糊。

别问她为什么知道婴儿头上是血,她似乎看见了,又似乎看不见。脑海中全是鲜血。

沈颜沫猛地睁开眼睛,满面泪痕,起身大口喘气,环顾四周,灰扑扑的床幔,哪有婴儿的哭声,更没有两个婆子踪影。

“夫人,您醒了,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丫鬟掀开床幔,朝床上看去,只见沈颜沫怔怔地看着床幔,目光茫然。心下惊慌,怕沈颜沫撞见不干净的东西,用手推了推她,小声道:“夫人,你怎么了,快醒醒啊,你别吓秋月。”

沈颜沫回神,这才看向床边的丫头,好似自己的丫鬟秋月,不自觉问出口:“秋月,我这是在哪儿?”

刚才的梦似真似假。

梦中她被武昌侯顾少逸扔到庄子上,十月怀胎生下孩子,因生产耗费精力,生下孩子毫无力气,半醒半睡间,她看见孩子被人狠狠扔在地上,浑身是血,就那样死了,她一口气没上来,也跟着去了。

“夫人,您怎么了。大小姐说您虐待她,胳膊上满是淤青,侯爷问也不问就定了您的罪,一怒之下把您扔到庄子上来了。”秋意找了一件长裙,准备给沈颜沫换上,见她满头是汗,询问道:“夫人可要沐浴?”

延伸阅读:

标签:

上一篇:娇宠影帝[重生]【完结+番外】

下一篇:将军夫人娇养手册(重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