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山是未来皇帝

文案

被救后,夫家疑她已非完璧,要她以死明志

暴躁青年唐锦云表示:神TM以死明志,老子靠山是未来皇帝!

未来靠山云恒点点头:都听她的,不然朕登基后扔你们去喂狼。

唐锦云:等等,你还没登基呢,那我现在怎么办?

云恒抿嘴:夹起尾巴做人。

姐弟恋

又名《参加表哥婚礼却与表嫂双双被绑的刺激故事》【不是】

内容标签:穿越时空重生甜文姐弟恋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┃配角:┃其它:

第1章

开云十八年夏六月二十日,宜嫁娶。

云顺都城笼罩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中,护国将军府长孙裴敬宗终于在弱冠之年完成了婚姻大事。

五年前裴敬宗带兵击败游牧部落首领那田,最终两方讲和,那田保证自己管辖期内,不再进犯云顺,且每年进献美人宝石、牛羊马匹等物给云顺国。

同年顺帝赐婚裴敬宗,由此护国将军府与云阳唐氏结成秦晋之好。

将军府前院觥筹交错,内宅后院却静默无声。

新房内乌压压站了一堆人,跪了一堆人,里间卧房,一位华服美妇伏在床上痛哭:“我的恒儿,你要有个三长两短,娘也不想活了……”

裴老夫人看眼女儿,心里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害怕,当今圣上年轻时四处征战,即位后又专心国事,不常往来后宫,子嗣上就难免有些单薄,现今宫内也不过只有两位皇子并三位公主。自家二女儿福运齐天,进宫不久就诞下大皇子,如若不出意外,日后必要继承大统,可现在大皇子在将军府走失,传到宫里,这一家子脑袋还要不要了?

裴老夫人越想越怕,拄着拐杖转身问几个儿子:“这怎么说?堂堂将军府,还能跑进歹人来?”

大老爷裴平和二老爷裴团垂着脑袋一言不发,他们都知丢失皇子的罪有多大,心里正怕,见母亲和妹妹,一个哭一个骂,全都不敢吱声。

裴老夫人见此,气不打一处来,抬起拐杖狠狠在大儿子身上捶了两下,裴平吃痛,抱着胳膊喊道:“母亲,事已至此,您就算打死我,人也回不来。”

床上痛哭的安贵妃闻此,哭得更厉害,裴老夫人头痛,收回拐杖,瞪一眼躲闪开的二儿子道:“我造的什么孽,生了你们这些讨债鬼。”

大夫人娄氏亲自拧了帕子去给小姑擦脸,她柔声劝道:“娘娘,敬宗带人去找了,您先别急,大皇子许是贪玩,在哪个院子迷路了也未可知。”

安贵妃闻言,气得发狠道:“都是这婚礼闹得,今天要不是来参加婚礼,恒儿怎么会丢?”

娄氏是书香世家出身,长得柔弱,脾气却倔。她听小姑这么说,不仅面上过不去,心里也不满起来,当下抹着眼泪说:“这婚是陛下赐的,娘娘难不成对陛下不满?更何况,今日是我儿大喜之日,新娘不见了,他难道不伤心么?您从小看他长大,他那么敬爱您,您怎么能说这话戳他心呢?”她替儿子委屈,好不容易盼得小姑娘长大,欢欢喜喜迎进门了,结果人不见了。就这还得压着不敢声张,否则让唐家那一群死脑筋知道,家里准得被他们的唾沫星子埋了。

安贵妃自知说得不妥,可儿子不见,她心急如焚,哪还管话是否说得妥当。

裴老夫人看一眼屋里众人,叹了又叹。丈夫死后,家里一个像样的男子都没有,儿子个个是软耳朵,内惧媳妇外恋美妾,小一辈就更指不上,唯那大孙子还算有点他爷爷的风骨,可偏皇上又给找了个病秧子做媳妇,年纪小敬宗那么多就不说了,这刚进门就出这档子事,看来命里和裴家犯冲,不管怎么说,她不见了就不见了,最好出点什么事,别再进裴家门了。当务之急,还是要在前面酒席散去之前,找回大皇子,否则,别说什么富贵滔天,这一家子能活着见明天的太阳都是好的。

延伸阅读:

上一篇:公子她每天都想回现代(女穿男)

下一篇:是我的白月光[穿书]【完结+番外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