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佬的奴隶[古穿今]

文案:

景时:奴错了,莫打。

陆知年:?

景时:主人好好,永远不要离开。

陆知年:太黏,好烦。

景时:主人是我的。

陆知年:搞清楚从属关系?

给大佬递鞋,大佬huo阔落,huo冰阔落

貌美冷漠高岭之花只对自家奴隶温柔的大佬女总裁x古穿今自卑敏感暗恋自家大小姐的小可怜男奴隶

内容标签:情有独钟古穿今女强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陆知年,景时┃配角:┃其它:

第1章初来

城市商业中心,车辆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,一个颀长瘦削的身影正拿着一把大扫帚清扫着人行道上的落叶。他微微弯着腰,清扫的动作显得十分熟练,背上的“环卫”两个字分外显眼。他的身后,是刚刚清扫过的干净整洁的人行道路面。

不远处的几位中年清洁工忙里偷闲,聚在一起正喝着水聊着天,眼神不时往这边瞥一两下。

“到底是年轻人啊,这一早上,扫了快有十多条街吧?”一位肤色黝黑的环卫工阿姨感叹道。

“刚来时就这样,谁都当他是三分钟热度,结果这个把月过去了,人还这样,还真是……”

“不过这好好的大小伙子干嘛非要来当环卫啊?”

“环卫怎么了?你是不知道,现在就业压力大得能压死人……”

景时将这条人行道上最后一片落叶扫入路边花坛后,抬头看向十字路口大厦上醒目的大屏,大屏上的一行字正好变成了“12:00:00”。身后不远处传来几位环卫阿姨的声音。

“小时,收拾下,到饭点儿啦!”

景时对着挥手的阿姨点点头,便走到路边,将大扫帚铁簸萁等工具一一放上环卫三轮车,随后骑着三轮车往环卫工集合点的食堂方向而去。

相比几个月前的茫然无措,此时周围的一切在景时眼里已经算得上熟悉。直到现在回想起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景时还是有几分恍然和难以置信。

那时景时在被流放的途中,因为走得慢了些,被旁边骑着马的女兵几鞭子抽得当时就摔在地上动弹不得。由于天气酷热,又好几天没怎么喝水进食,早已全身虚脱。再加上连日来的鞭打,这一摔,景时就再也没能爬起来。

景时倒在马蹄旁,全身伤痕累累,薄薄的单衣早被鞭子抽得破碎,此时更是混着尘土和脏污血迹。

景时的胸口几乎没了起伏,女兵看他这幅样子也意识到下手有些重,这人看样子是活不了了。被流放的罪人大多死在前往流放之地的途中,能走到流放之地的反倒是少数,女兵早已见怪不怪。

女兵下马卸下了景时手上和脚上的镣铐,将脚边的躯体往道旁踹了踹,接着嫌弃地拍了拍靴子,上马离去。

流放的队伍中每天都有人死去,所有人对此都已经麻木,依旧拖着无力的步伐向前走去,没有人在意道旁的一个死人。

队伍经过,步伐和马蹄扬起黄土,流放队伍在景时朦胧的视线中越走越远,景时随后也陷入了黑暗。

周一困倦的早晨,任谁在本市CBD的大马路上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都会瞬间吓到清醒。一时间白领们又是害怕,又是帮忙叫救护车把人送医院。

景时再次醒来就是在到处是白色,充满特殊气味的地方。

看到他醒来,护士过来询问他的感觉和基本情况。当看到这位病人的脸,护士不淡定了。

原本这人昏迷的这些天里也没觉得怎么样,无非是比较顺眼吧。可这人如今一睁开眼,整个人都仿佛镀上了金边,生生提升不知多少个度。

护士发觉了自己的失态,佯装镇定地咳了一声,接着用自己的公式化语气开始询问。

景时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没死,并且被一个陌生女人冷漠地询问。又感受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,过不了多久也许就要被拽起来鞭打,顿时反SHeXing地抿紧双唇,身体也由于恐惧抖了起来。

延伸阅读:

上一篇:白月光替身成为富婆后

下一篇:豪门女配她冷漠无情[快穿]【完结+番外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