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桥下捡回一王爷

文案

上一世的淮北王被历史铭记的枭雄斩杀了——死相凄惨!

这一世的淮北王投生在了戏子身上,演上一世的枭雄斩杀自己。这是何等的羞辱?是可忍孰不可忍!

余窈窕在天桥下捡了一野男人回来,别的本事没有,颐指气使的本事一流!

.

小剧场:

余窈窕对他胡扯八道:“我们这时代女尊男卑,十亿人里头有一亿老光棍。老光棍你懂吧?就是孤身老死都没有女人。人大刚开完会,为了维持社会秩序平衡,我们这将要落实一妻多夫政策,一个女人可以娶三五八个男人。”

淮北王背手而立,黑着脸道:“混账话!真是骇人听闻!”

余窈窕冷哼一声,“这叫风水轮流转。你要表现的好,我许你做大房!”

淮北王气绝,甩袖而去,“本王绝不做大房!”

又名《捕月亮的少年》

内容标签:情有独钟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余窈窕┃配角:淮北王┃其它:

第1章章一

一夜秋雨一夜风。

老街的青石板路面上粘了一层SHi答答的杨树叶。余窈窕垂头留意着脚下,担心踩到哪块微翘的青石板会溅上一裤腿的污水。一阵风吹过,路两侧的白杨树摇摆,洒下几滴残存在叶子上的雨水。

几个街坊小孩追逐着跑出来,余窈窕转身避开,果然,几道污水从青石板下泚出来,还好没经过的行人。

三婶拿着Ji毛掸子追出来,看见余窈窕,立马忘了要揍孙子,嘴里招呼着,转身回院里拉出个折叠方桌,搬出几个马扎,朝前门吼了一嗓子,依次出来几位牌友。

正好三缺一,急的团团转呢!

“正不巧,你回家也没用,你家老爷子刚蹬着自行车出去了。”三婶急咧咧道:“快坐下坐下,摸两圈你家老爷子就回了!”

“你这丫头快坐下呀,你家院里一早上就嚷嚷,你捡回来那爷儿把戏台子都拆了,拆完撂杆子跑了!”街坊李爷码着牌道。

余窈窕眼窝青浅,连着忙了好几宿,上下眼皮都快粘一块了。听到李爷的话,打起精神坐下摸两圈。

今儿好不容易抽空回来趟。大半个月都没回了。

“窈窈,你可别嫌三婶啰嗦,你赚钱也得当心点身体,你脸色比上次可差了。”

“可不是,你爹一老爷们也不懂照顾闺女,晚会给你抄个方子你回去炖汤喝,喝几次就补回来了!”

“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愣熬得清寡,让人看着心疼。生意好就多招俩人。昨儿手机新闻说哪个公司来着?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熬夜加班猝死了!”李婶唏嘘着出了张九万。

余窈窕闲转着一张牌,笑道:“最近是有点忙,已经开始招人了。”

“诶让那条街的老李去,她正要找活干呢。”三婶朝一个方向努努嘴:“她家那掌柜就是一个药罐子,前两天还说要去当环卫工呢。”

“行,我回头问问。”余窈窕垂眸看牌,扔出张东风。

李婶撮着眼暗中打量余窈窕,有心要把她说给自家侄子。余窈窕长得好,额头饱满,一双桃花眼,坐在那若不言语端庄的像个大家闺秀。可一笑起来,一双月牙眼就把整个脸盘活了。唯一有缺憾的就是学历一般,读了个普通大专。自家侄子可是个留洋的硕士。

但这些都不重要,她最中意的是余窈窕能干。她十三岁就没了妈,自小跟着不着调的爹长大,持家的本事一流。前几天让人看了余窈窕面相,对方说她是个旺夫相,就是眉毛英气太重,若是修成柳叶眉,将来好驯服一些。

对,李婶抓住了关键词——“好驯服”。

她侄子的爹妈一心要找个有本事,能持家,又好驯服的儿媳妇。一句话就是——听话懂事会赚钱。

延伸阅读:

上一篇:穿入后娘文的我跑路了

下一篇:七零金刚芭比【完结+番外】